21 July 2017

什么是灵性陪伴?



昨天K问我怎样定义灵性陪伴,我回答得不完整。我想了一想,这就是我现在可以想到,比较完整的答案:

灵性是什么不是由辅导员、心理师,甚至宗教师来决定
灵性是人和世界的关系,而世界是什么则是由个人自己定义的

有些人认为音乐是他的世界,他可能就是音乐家,即使不是,音乐可能就是他通往灵性的路
有些人认为自然是他的世界,他可能就是自然治疗师,即使不是,自然可能就是他通往灵性的路
有些人刚好宗教是他的世界,他可能就是宗教师,即使不是,宗教可能就是他通往灵性的路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我们不能代替别人走,我们只能在旁边陪伴着

04 December 2016

從主權獨立領土完整的角度來看新加坡軍車被香港海關查扣事件


中國和新加坡是兩個主權獨立領土完整的國家。為了要維持國家的尊嚴和利益,各自必定會竭盡所能。

中國由於土地遼闊,與其接壤邊疆國家眾多。北方有蘇聯、蒙古,南方有越南、寮國(中國稱老挝)、緬甸、印度、不丹、尼泊爾,東北方有朝鮮,西方有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巴基斯坦。海岸線包括了日本海、黃海、東海南海。這樣的羅列下來,我們可以更了解中國維持領土,甚至領海完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中國中央政府需要國家的統一,要避免像前蘇聯解體的後果,尤其是邊疆地區的地方鬧獨立。同時領海地區除了有經濟發展的資源,還對於軍事戰略有重要的作用。所以對於中國中央,為了維持領土完整,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方法來解決問題。

新加坡的政府一向是由行政官僚處理國事,處處以法律原則為主。還記得當年美國年輕人因為犯法被法庭判鞭刑,即使美國總統出面求情免刑,也沒有完全接受,只能減少鞭刑的次數而已。新加坡則也是一個小島國,因為土地的限制與其他地域軍事的敏感問題,所以也必須在國外訓練軍隊。國防部長黃永宏在事件曝光後表示:「我們在海外的訓練從來就不是秘密,人們都知道我們在哪裏公開訓練。」

我們先不談論中國是否有事前計畫這件事,也不先涉及與兩岸誰是誰非;當新加坡軍車被香港海關查扣時,而且被媒體報導軍車是在台灣訓練時,中國能不吭聲嗎?新加坡跟台灣交朋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只是現在被正式放在國際媒體上,中國不得不張聲。中國必定從維持領土完整的角度出發,不斷的呼籲新加坡必須尊重「一個中國」原則。

對於有些新加坡人以民族主義或者國家主義的立場,覺得中國以大欺小,或者覺得中國不讓新加坡與台灣交朋友,或者從這件事情來談論中國以這方式來『教訓』新加坡之前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的論點。這些我不都太認同。我覺得新加坡既然一向以法律為最高原則,現在更應該如此。既然在別人的院子裡出了行政法律上的瑕疵,必定要從行政法律上解決。新加坡武裝部隊第一時間承認軍車的主人,並且第一時間派人去香港解決就是非常務實的做法。

至於新加坡之前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筆者其實不同意新加坡的外交立場,指中國需要在法律的框架下解決南海問題。首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本來就不是為了解決國界問題,中國與其他國家的南海問題是國與國的政治外交問題。從法律或者公約來解決問題,基礎上是錯誤的。接下來,新加坡更希望可以以團結亞細安(东盟)處理南海問題,殊不知亞細安雖然在經濟上結盟,但是私底下卻有自己的外交盤算。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其實在政治外交與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等幾個國家建立更緊密的關係,這樣的緊密外交關係其實就是中國在處理南海問題上,以政治外交為基礎的結果。

另外說到中國要處心積慮,計畫查扣新加坡軍車來『教訓』新加坡,更是無稽之談。中國作為一個泱泱大國,事實上不需要用力,處理一個小島國的外交錯誤判斷。話說回來,如果是因為新加坡武裝部隊的『行政失誤』,而讓中國有機會可以稍微為難新加坡這個小老弟,是比較有可能的外交小事故。

隨著中國一帶一路的擴展,中國的外交策略大致上是這樣了。但是對於新加坡如何用外交智慧,來處理軍車被查扣,與台灣的軍事訓練問題,還有日後與中國的外交策略,就是新加坡領袖的一大考驗。

事實上外交政治事務,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講求的是平衡的技巧。新加坡在與中國外交關係,應該在不違反本國尊嚴和利益的情況下,也考慮中國本身的尊嚴和利益。日後,新加坡如果能夠平衡與中國美國兩大強國之間的關係,並且以雙贏的角度來考量外交政治,可能才是一條行得通的外交道路。


01 November 2015

笑談「緣起」「性空」



請問如果以「空相」的概念,看待「果」,那是否就和業果道理相違背呢?

答:

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空相」可以理解為「性空」,「業果道理」可以理解為「緣起」。我的理解是這「緣起」和「性空」是相輔相成的概念,需要相互理解。

「緣起」告訴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買樂透中樂透。但是種瓜是否一定得瓜?種豆是否一定得豆?買樂透是否一定中樂透?大家從經驗可以知道,不一定!還有其他很多因素造成這個結果。所以這時候「性空」就可以登場。「性空」告訴你如果你買了某年某月某日的樂透,然後某年某月某日某時開的號碼,跟你買的號碼是一樣的,這樣你就會中樂透。如果是不一樣,就不會中樂透。所以買樂透中樂透就是空性,不需要執著。

從空性空相來講,因為要對號碼,才會中樂透,買樂透中樂透是空性,所以不要買樂透。但是從業果緣起來看,要買樂透才會中樂透,所以是要買。對於我來說,決定要不要買樂透是一回事,而了解樂透的規矩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你怕買樂透不會重,就可以選擇不買。很多人就是買樂透,但是又害怕不中獎。這就是煩惱的原因了。

我的小小頭腦的簡單理解是:這問題前面的命題和後面的命題是兩個不一樣層面理解世界的方法。前面的命題是從已經了悟的層面來理解現象界,而後面的命題是從現象的層面來觀察世界。你看到的現象世界跟你了悟瞭解觀察的『空相』世界,是不一樣的介面。

建議觀看電影『露西』,然後大家最後都變成一隻USB。  


21 September 2015

非法、非非法



"我们尽管尝试用任何媒介来重现我们感官到的世界,无论语言、音乐或照片,我们还是无法说明现象的全部内涵。"

虽然这是拾老师的牙慧,学习老师的看法,但是这一点概念却改变了我今后看待世界的视角。

感官到的世界不能用何媒介来重现现象界的全部内涵,况且有很多事物是非感官能够感受到的。有些科学家发现越多世界上的事物,他们越觉得他们知道的东西越少。因为相对于知道的事物,其实人类还有更多未知或者不能解释的事物。

所以沉默有时候可能不是因为懂得越多,而是因为知道自己懂得少。一笑可能不是因为无法说明,而是知道说明不得。从知道有所不能,有所不得,有所不能为这个角度来看,知道自己的有所限制这件事本身,也是一件非常值得赞叹的事。

《金刚经》:“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15 July 2015

生活在具有非常新加坡特色的社会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国家Living in a market economy country of Socialism with Uniquely Singapore characteristics

晚上迟归,大巴窑中心只剩下快餐店营业,汉堡X王又正好收档,只好到那 麦X劳去买晚餐。像往常每当汉堡X王十一点关店,麦X劳又开始排起长长的人龙。奇怪的是,平时白天麦X劳的服务都蛮快的,为什么每当这时候,麦X劳人手一定减少,而且从平时的至少两三订餐柜台减少到一个点餐柜台。更奇怪的是虽然人龙有十来个之多,等待领餐点的也有三五个,共有十多组顾客在等待。看看麦X劳职员,一个在清理厨房,一个在点餐柜台清洁,一个在厨房准备食物,两个点餐柜台服务。为什么新加坡人愿意耐心等待呢?这状况为什么在白天平日不会发生呢?

新加坡人因为汽车的征税高,加上购买汽车需要先购买价格很高购车准证,所以一般都没有能力购买汽车。加上生活忙碌,一般人不可能到处觅食,所以都会在工作或者家附近解决午晚餐。所以解决午晚餐就成为重要的民生大事。我奇怪的是,如果新加坡确实是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国家,那么晚上11点到12点之间,为什么麦X劳能做独门生意呢?而不会有其他熟食或者店来抢滩呢?新加坡到底是不是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国家?

这里让我不得不掉了书袋,必须要提到当代经济之父亚当·斯密《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Adam Smith)里头讲的“无形之手” (invisible hand)。“无形之手”形容充分运作时的价格机制*1,在这种机制下价格是单纯由贸易的供给和需求所决定、而非由政府所指定的,这使得价格能够成为市场上的信号,协调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并指引资源的生产和分配。*2。从这个脉络来看,因为晚上11点到12点之间,还有需要用晚餐的人,要不嘛价格会调高,要不嘛就会有更多的商家会加入。但是新加坡既然是“非常新加坡”(Uniquely Singapore)当然就不一样咯!新加坡的自由市场经济,大概就多了一种新加坡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味道吧。

来讲我们最近几年,动不动就会发脾气,会停驶的地铁系统吧。新加坡的地铁真的是“非常新加坡”,美其名“公共交通“,但是确实一挂牌上市公司经营的。虽然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却又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半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到底是公共还是私营,私营还是公共?让新加坡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有时候说公司赚钱,有时候又好像是亏损。有钱赚的时候让股东和首席执行官都分红,但是地铁需要维修的时候,又要政府津贴。连有问题停驶影响大半新加坡人的时候,还有政府部长和官员出来讲话。记得当时地铁开始运作的时候,因为要确保地铁公司有足够的乘客,有些巴士路线还要停止运作,把搭客双手奉上给地铁公司咧。这似乎又像是政府制定的计划经济,但是又具新加坡特色。

所以,说到最后,我必须要用一个非常拗口的名称来形容,我们是一个非常新加坡特色的社会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国家。生活在这个非常新加坡特色的社会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国家,真的是唉………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C%8B%E4%B8%8D%E8%A6%8B%E7%9A%84%E6%89%8B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7%AA%E7%94%B1%E5%83%B9%E6%A0%BC%E6%A9%9F%E5%88%B6

02 April 2015

悼念

(摄于2014年1月巴厘岛)

这期间的电视电台、大街小巷,无论是正式场合,还是茶余饭后的闲聊,都有他的身影。我可能很主观,但是我对于新加坡式的操作曾经熟悉,我仿佛嗅到浓烈的政治操作和歌功颂德的味道。基层组织、党部,甚至官方和半官方机构的动员,加上被管制的紧紧的传播媒体,铺天盖地的歌颂他的功劳。

我从来不喜欢歌功颂德,对于这种轰炸式的教条更是反感。我对他的华校、华语、华文政策不满,更不要说对于南洋大学关闭的事件。我不屑这消息。

随着国际社会对于他逝世的强烈反应,各国派出高层出席他的葬礼,甚至有国家在他的葬礼日在本国下半旗。我知道他的功劳肯定还有很多台面下,私底下为国际社会做了很多牵线的工作。有些一定是大家知道,却不可明说的国际外交事迹。

但是层出不穷,像红卫兵革命口号的宣传,还是持续的传送。来想还想说两句公道话,被这股强力的传播浪潮震得我头晕目眩。我继续晕眩。

直到星期一,少了歌功颂德的渲染、政治操作的宣传和道德的谩骂,我可以比较清醒的思考。我读了一篇《我报》编辑写的文章(It's time to let him go by MAK MUN SAN Published by My Paper on Mar 30, 2015)。我知道有位憎恨他的老华校生,终于原谅他,并且以他自己的方式悼念他。我顿时崩溃了。我知道原谅的力量比憎恨的力量大。

我在巴士车上开始掉泪。我感谢他让我有舒适的交通工具(虽然现在新加坡交通开始有大问题,但是这是现任领导的问题),我感谢他让新加坡的马路四周绿化(虽然有前部长为了讨好他,大动土木的盖了会让新加坡纳税人每年要付出额外维持费的城市花园),我感谢他创造了一个安逸的新加坡(虽然生活费日益增加,但是我们免于战乱,依然有空余的时间可以思考批判),我感谢他成就了现在的新加坡(虽然这是他与他的同志与前人的共同努力,他毕竟是灵魂人物),我感谢他创造一个安稳的政治环境(虽然他对政敌不仁,新加坡政治环境不利于在野党,至少新加坡已经不是一党专政的国家)。

我终于可以以自己的步调悼念他。